“玩手机孩子忘记车上致死园方赔偿”,真荒唐

 更新时间: 2019-04-12 10:06:10   来源: 互联网

近日,湖南益阳,胡姓男子因玩手机将送幼儿园的孩子忘在了车内致其死亡,为此幼儿园赔偿了家属3.2万。(4月11日长沙晚报)本驱车送孩子上幼儿园,却由先接打电话、再玩起手机...

近日,湖南益阳,胡姓男子因玩手机将送幼儿园的孩子忘在了车内致其死亡,为此幼儿园赔偿了家属3.2万。(4月11日 长沙晚报)

本驱车送孩子上幼儿园,却由先接打电话、再玩起手机,忘记了此行目的,锁车后径直离去,从而酿成了如此悲剧;玩性不改,如此父亲好糊涂,痛定不思痛,却将矛头对准了园方,认为园方“有过错”,要求其为“过错担责。

家长理由是“孩子未到幼儿园,老师当及时打电话询问家长”;此理由看似无懈可击,有一定道理;从此事件来看,如果孩子的老师,这样做了,那么就有可能让“男子猛醒”,孩子“热死”车内的悲剧,也就可能避免。

接送孩子到园,本是家长的责任;当孩子来到了幼儿园,教师也才能履行看管、教育的责任;反之,孩子没来,理当由家长主动向教师讲明原因,以示尊重;教师面对几十个孩子,事务繁杂,往往有心无力因此,而不该反其道而行之。

现实中,包括幼儿老师在内的众多教师,面对孩子未到校,总是抽出时间打电话,询问情况;虽是成为惯例,但不该是教师之法定义务;因此,个别教师或有时,没能这样作,理当不该认定是“过错”。

依法治国是当今时代的主题,衡量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,不该以“习惯作法”,而当以法律规定;就此事件而言,造成悲剧的责任在“男子”,是其玩性太浓、责任心不够造成的,理当好好追究其“家长”责任。

孩子是父母心头肉,生命之花过早惋惜,园方、老师理当深表同情,以经济方式给予藉慰也没什么不妥;但将目光聚焦“园方、教师”,吹毛求疵,千方百计查找其“过错”,以降低“损失”,就让人感到不舒服。

现实中,不管出于何种原因,孩子受到伤害、出现了问题,社会总是习惯于从教师、学校身上找原由,视学校为“唐僧肉”总想啃上一口;而社会舆论也乐于偏向所谓“弱势一方”,众口难辨,让教育承受不该负担。

无认是公立学校,还是民办学校,其根本目的就是为社会培养人、为国育才;虽使命光荣、神圣,但其并非是万能的,其应当承担的责任,理当以法律要求为标准,厘清学校、社会、家庭各自责任,切莫将什么责任都往学校、老师身上推。

出了事,就找学校、老师的麻烦,要求赔偿什么的,此不良现象,不仅可能扰乱校园正常的教学秩序,影响学校的安宁与和谐,耗费有限的教育经费,还可能束缚教师“手脚”,让其不敢、不愿管教学生;如此不良现状得不到改善,最终受害者不仅是众多学生,还有国家、民族之未来。

立德树人,如果有良好的教育环境,需要让老师放心大胆地投入到教育教学之中,而让老师成天处在提心掉胆与小心翼翼之中,显然是为师之悲,更是孩子之不幸,实难培养出时代发展需要的全面发展之人才。

“玩手机忘孩子酿悲剧”,“病”在年轻父亲,而让园方来“买单”,好似“家长”生病,老师来“吃药”,实在荒唐,愿类似“荒唐剧”切莫继续演下去。(尚凡)

相关文章